杀妻焚尸案一审宣判前后:从门当户对婚姻到“只想要他伏法”

杀妻焚尸案一审宣判前后:从门当户对婚姻到“只想要他伏法”

  7月30日上午,上海杀妻焚尸案于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开庭宣判,被告人严豪杰犯故意杀人罪、放火罪,一审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被害人刘某的母亲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每次开庭前,她总是“几天几天地睡不着”,如今,总算可以给女儿一个交代。

  一人赌博,两家破碎

  刘某父亲介绍,刘某是上海市的一名小学教师,平素孝顺乖巧,她与严豪杰经邻居介绍认识。看到小伙子精神阳光,住的地方离刘某单位近,刘某的父母觉得可以继续聊聊。

  这是刘某第一次谈恋爱。刘某母亲的朋友邹女士说道:“她平时很听妈妈的话,妈妈说好就好。”2020年1月1日,双方举办了婚礼。

  在刘某的亲友眼中,小两口关系很好,“从来没吵过架”。案发前几天,刘某买了一盒草莓,严豪杰还将草莓洗好,叫她宝宝,亲自喂给她吃。

  邹女士说,本来这应是一桩和谐美满、门当户对的婚姻,“实在严豪杰是太人渣,他父母也没有培养好。”

  没有人会想到,新婚不到3个月,一场因赌生怨的杀人纵火案,直接击垮了这两个家庭。

  2020年3月20日早上8点许,严豪杰进入岳父岳母家,当时,刘某父母已上班外出,家里仅剩她一人。严豪杰向刘某讨钱还赌债遭拒后,持刀向刘某颈部连续戳刺了三次。见刘某死亡后,严豪杰又放火毁尸灭迹。经司法机关鉴定,刘某是被锐器戳刺颈部造成左锁骨下动脉破裂至大出血死亡。

  据刘某父亲回忆,案发当天,邻居首先注意到他家冒出浓烟,报警后,消防车在半小时内到达了现场。自己连忙赶回来,此时只有楼道可以行走,“门都在烧”。他注意到,家中防盗门是打开的,但他和妻子每天上班后都会锁门,钥匙只有他和妻子、女儿刘某、女婿严豪杰四人拥有。

  刘某父亲披着晒在外面的被单,托邻居洒水弄湿,想冲进屋子里找女儿,被消防员拦下。女儿生前养了多年的狗“糖糖”,也跑进去救主人,结果在火海中丧生。火被扑灭后,警察勘探现场,发现这是人为纵火。

  “做完笔录出来,邻居都知道是他(严豪杰)放的火,只有我们还蒙在鼓里。”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孝顺听话的女儿竟死于丈夫刀下。就在案发前几天,刘某用验孕棒查出自己有怀孕的迹象,母亲答应她,等疫情好转便带她去医院检查。

  严豪杰父亲的证词表明,案发当天,严豪杰回到家中,脸色苍白,浑身颤动地说,他将妻子杀死了。严父问他妻子怎么样了?他说没救了。后来,严父劝他到公安机关自首。

  刘某父亲表示,严豪杰家人从未说过严豪杰的赌博劣迹。“如果早知道他会赌博,我怎么也不会把女儿嫁给他。”

  刘某父亲还记得,案发后,妻子曾经去严豪杰家里,想拿回女儿的留下的东西,但严豪杰家人将家门紧锁,并拨打110报警。直至开庭,被告的亲属、朋友从未和她联系道歉,并将她微信电话都拉黑了。

  “我们最大的财富已经没有了”

  从案发到审判,一共经历了497天,听闻严豪杰最终被判处死刑,刘某的姑妈一时情绪失控,倒地痛哭。

  手握判决书,被害人母亲的心情也久久不能平复,她含着泪说:“杀人犯终于判了死刑,我给我的女儿有个交代。”

  在法院门口焦急等待的,还有刘某教过的学生家长张女士。忆及刘老师和学生的互动,张女士几度落泪,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刘某教小学一二年级的语文,温柔耐心,和学生家长关系都很好,无论学生成绩好坏都一视同仁。

  有一次春游,刘老师一人带四十多个学生,却对每人照顾有加,给孩子们买纸巾、零食。等回程的大巴时,她坐在椅子上休息,几个女孩亲热地围着她:“刘老师,我给你编辫子好不好?”

  在张女士眼里,刘老师对孩子“就像个姐姐”。

  宣判当日下午,刘某亲友前往墓园祭奠,父母想在第一时间把结果告诉女儿。车尾箱内,是早已准备好的,女儿生前爱吃的水果、零食和饮料。

  墓前,父亲将判决结果念给了女儿,并将判决书及结婚证的复印件一同烧烬。他们告诉逝去的女儿:“结婚证帮你烧掉了,从今以后,你和这个畜生再也没有关系了……自己照顾好自己。”

  刘某墓碑上的照片,是她专门为小学入职拍摄的。刘某亲戚说:“这是她最喜欢的一张照片。”

  刘某父母将女儿爱吃的零食一一撕开包装,放在墓前,每种都放了两份,也祭奠女儿肚子里的小生命。

  “她之前还答应,暑假要带我去旅游。”刘某母亲说,一到周末,女儿就会带自己去看电影、买衣服,她为自己挑选的衣服,全部在大火中付之一炬。案发后,刘某母亲身上的衣服,都是几个姐妹临时凑给她的。

  整理遗物时,刘某母亲发现一张学校的教学光盘,记录着女儿上课的模样。刘某母亲把它放在床头柜里,常常翻出来看。

  “她以前一进门,会亲我,现在谁亲我呢?”刘某母亲说,同辈都有儿孙养老,自己却是“女儿也被他杀了,房子也被他烧了。”至于以后的日子,“只有两个老人相依为命了。”

  大火中,刘某的大部分物件被烧毁,留给父母的,几乎只剩下手机里的照片和聊天记录。如今,刘某母亲的手机锁屏还是女儿的照片,庭审前,她还给女儿以前的微信发消息,告诉她,判决结果要出来了。

  刘某父亲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目前他们暂不考虑民事诉讼,唯一的诉求就是严豪杰死刑伏法。“我们最大的财富已经没有了,要钱还有什么用?”

  资深记者 李菁 实习生 段文昕

【编辑:王诗尧】

��刑伏法。“我们最大的财富已经没有了,要钱还有什么用?”

Related Post

中俄外长向东宁要塞博物馆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6周年活动发表致辞中俄外长向东宁要塞博物馆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6周年活动发表致辞

中俄外长向东宁要塞博物馆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6周年活动发表致辞新华社北京9月3日电 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3日分别向东宁要塞博物馆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